为什么现代军舰的装甲越来越薄了?安装重甲防御不靠谱吗?

浏览:1492   发布时间: 08月26日

重炮厚甲还会回来吗?

2000年10月12日中午,美国海军“科尔”号导弹驱逐舰正停泊在亚丁港港口进行例行燃料补给,因为午餐被安排在舰上的餐厅,所以官兵们都没有上岸。

11时18分,自杀式袭击者驾驶一艘装满C4炸药和两艘自杀式炸弹的快艇高速撞击了“科尔”号导弹驱逐舰的左舷,舰体被炸出了一个12米X18米的大洞,爆炸造成“科尔”号导弹驱逐舰舰上共17人当场遇难,39人受伤。

▲“科尔”号导弹驱逐舰左舷被炸出的大洞

这次爆炸可以说让美国海军颜面尽失,最强大海军的驱逐舰就这么被自杀袭击给搞了,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当然,更丢脸的事情还在后面。

2017年6月17日晚,美国“菲兹杰拉德”号驱逐舰与一艘菲律宾籍货船在日本横须贺港西南方向100公里处水域相撞,“菲茨杰拉德”号驱逐舰的右舷中部被撞开了一个大洞,甲板下的涌入的海水淹死了在那里执勤的美军,并对舰上电力系统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事故造成7名美军人员丧生、包括舰长在内的3人受伤。第七舰队司令奥库安说,“菲茨杰拉德”号在撞击后差点儿沉没,“损坏非常严重,水下有一道大裂缝”。

▲“菲兹杰拉德”号导弹驱逐舰停靠在日本横须贺海军基地

且不说这艘造价高达15亿美元,配备有“宙斯盾”作战系统和先进雷达的驱逐舰怎么就给撞了,单是看一下因为撞击就造成这么大损害,这要是一发反舰导弹打上去,恐怕“菲兹杰拉德”号早就在日本沉没了,也算是创造了一项历史。

和以前的“老大哥”战列舰相比,现在的战舰在装甲防御方面,确实算是弟弟。

在最开始的风帆争霸时代,虽然战舰的船体只要是木头,但是因为火炮发射的是实心弹,只要靠动能造成破坏,所以杀伤力相当有限。在很多时候,上层的船体被打成了马蜂窝,结果下面的船体还纹丝不动,只要不进水,拖回去修修补补还能拉出来接着溜。

这就造成了非常尴尬的场面:双方对轰了一打下午,炮弹全部射光了才发现对面还好端端飘在水上,双方只能干瞪眼相互看着。

为了增加火炮的杀伤力,1822年法国技师亨利·佩克汉斯发表论文,提出在舰炮上使用空心爆破弹,1824年,能够发射空心爆破弹的佩克汉斯炮正式应用。佩克汉斯炮口径220mm,能够将30公斤重的炮弹以400米每秒的初速射出。

不仅如此,佩克汉斯还对爆破弹进行了两项改进:一是在炮弹底部增加了木制弹托,封闭炮膛的同时增加了稳定性;二是在炮弹上安装了木制引信,发射时将引信点燃,确保炮弹不会提前爆炸。

两年后,英国也在自己的68磅炮上装备了这种新型的开花弹,到了19世纪30年代末,英法大部分三层甲板战舰都装备了60%的实心炮弹和40%的开花弹,其他国家海军也陆续开始装备开花弹。

开花弹的普及,彻底终结了以往海战“破防不掉血”的尴尬局面。

1853年11月30日,俄国和土耳其在安纳托利亚北部港口锡诺普进行了一次海战。尽管双方使用的都是风帆木制战舰,但是俄国战舰装备的是开花弹,而土耳其战舰装备的却是实心弹。这次战斗中,土耳其12艘舰船有2艘沉没、9艘被迫搁浅,只有一艘逃了出去,共计损失3000多人,而俄国方面仅伤亡了200人。

事实证明,在开花弹面前木制战舰简直脆弱不堪,而“锡诺普海战”也成了最后一场木制战舰之间的战斗。

面对开花弹的普及,各国海军也还是绞尽脑汁思考应对之策,虽然把别人炸上天很爽,但是自己被炸上天就难受了。

此时的欧洲刚刚经历工业革命,蒸汽机的改良和冶炼技术的进步为欧洲人提供了新思路——他们决定发展铁甲舰。

1859年11月24日,世界上第一艘铁甲舰“光荣”号在法国南部的土伦港下水,自水线下约2m,直到战舰的上层甲板高度,均覆盖了一层110-120mm厚度的锻铁装甲,加上60余厘米厚的木制船壳。

“光荣”号的下水在英国人中引起了轩然大波,英国海军部不得不在1859财年额外批准了最初的两艘远洋铁甲舰的建造。1860年,“勇士”号铁甲舰下水,并成为了当时最强大的战舰。

为了抵御爆破弹,“勇士号”在舰体两侧安装了114mm的熟铁,并且内衬了457mm的柚木,1861年的测试表明,勇士级的装甲足以抵御当时几乎所有火炮的攻击。

在美国南北战争中,这种“夹心饼干”式的装甲发挥了巨大作用,很多铁甲舰之间的战斗又回到了之前相互不破防的状态,1862年3月9日爆发的切萨皮克湾海战,南军的弗吉尼亚号铁甲舰和北军的莫尼特号铁甲舰互射了4小时,均没有击穿对方的装甲。

转了一圈又回到了起点,那不等于白干了,于是各国海军又开始开发新的炮弹,力求能够突破铁甲的绝对防御。

1867年,英国人威廉·帕利瑟发明了新型的锥形炮弹,并且在弹头部分进行局部淬火,既硬化了弹头,也保持了弹身的韧性,锥形炮弹穿甲能力更强,飞行稳定性更好,逐渐取代了圆形炮弹。

不仅如此,技术人员还增加了炮弹的重量,1868年进入英国海军服役的254mm前装线膛炮,弹重181公斤,初速420米每秒,在914米的距离能够砸开305mm厚的铁甲。

▲帕利瑟炮弹的内构图

面对新出现的穿甲弹,英国在1877年推出了新式的复合装甲,表面是一层坚硬的钢,内部则是比较柔韧的铁,大大提升了装甲的保护能力,254mm的钢面护甲防护力相当于305mm的纯铁装甲,于是帕利瑟穿甲弹开始力不从心。

1889年时,法国的施耐德公司在钢甲中加入了4%的镍,使得钢材的强度和韧性都得到了有效提升。1890年,美国人哈维发明了一种在镍钢装甲的表面进行渗碳处理的方法,使得其表层的碳含量得到大幅提升,装甲的性能得到进一步提升。

1893年,德国克虏伯公司在镍钢装甲中加入了1.5%—2%的铬,制造出了著名的克虏伯渗碳硬化装甲,面对装甲弹时,146mm的克虏伯装甲相当于305mm的钢甲,或者380mm的熟铁装甲。

而根据英国海军于1915年发布的炮术手册,在面对无被帽穿甲弹时,15英寸的锻铁=12英寸的钢面铁甲=12英寸的钢甲=7.5英寸的哈维硬化装甲=5.75英寸的克虏伯硬化装甲。

到了这里,战舰装甲取得了暂时的胜利,这个时候战舰之间的战斗,就像两个全副武装的重甲武士相互肉搏。

这种僵局直到20世纪初被帽风帽穿甲弹(APCBC)的出现才发生变化,装甲弹主体前套了一层淬火加硬的被帽,用于撞碎装甲的硬化层,被帽前面还有一层锥形的风帽,减小空气阻力。

在材料发展相对缓慢的情况下,这种新型穿甲弹的发展,造成了一个结果:战舰的装甲开始迅速增加。

到了二战时期,战舰的装甲很多超过了300mm。英国的纳尔逊级战列舰装甲达到了356mm,乔治五世级战列舰装甲有373mm,日本的大和号战列舰水线处装甲更是达到了410mm。

这可以说是大炮巨舰最后的荣光。

航空母舰的出现加速了战列舰的退场,而反舰导弹的发展更是让厚重的装甲显得没有意义,毕竟火力可以无限加强,但是装甲的厚度是有极限的。

而随着防空系统和拦截技术的发展,双方在进行战斗时不再是相互轰炸的硬碰硬,一旦导弹能够击中战舰,基本上宣告了战舰命运的终结,与其装上厚厚的装甲,不如腾出宝贵的空间安装各种雷达和拦截系统。

但是话说回来,“大舰巨炮才是男人的浪漫”,未来战舰还会回到重甲时代吗?

可以说,如果人类想要进入太空,那么战舰的装甲必然后重新变得厚重,而且是大大加厚。

为了在太空生存下去,几十毫米厚的装甲已经远远不够,先不说战斗中的防御,单单是太空中的微小碎片和陨石就能够对单薄的护甲造成致命的威胁。

▲《地心引力》中致命的太空碎片

而在进入太空之后,推进战舰所需要的马力以及燃料将大大降低,战舰的体积和装甲的厚度将彻底摆脱重力与浮力的束缚,这样空前加强的厚重装甲不仅不再无关紧要,反而会重新成为战舰生存能力的重要指标。

正因为如此,在国产原创宇宙世界观星战游戏《无尽的拉格朗日》中,不同的战舰按照不同的规格与等级,安装了不同的装甲。

像是SC002型-量子侦察机这样只有27米的战机,最注重的是战机的灵活性与机动性,因此只搭配了能够能抵御中尘埃撞击的通用装甲。

而像是维塔斯A021-重型攻击机这样60米的战机,则配备了可以抵御零星小型防空火炮攻击的复合型强化装甲。

至于“永恒风暴级”攻击战列巡洋舰这样长达1610米的超级战舰,不仅配备了重型装甲,而且大大增加了装甲层的厚度,增加了对中型武器的抵抗能力。

除了常规装甲之外,部分舰船还使用高比强度合金涂层,增强战舰对实弹伤害的防御能力。少数舰船还会搭配护盾无人机系统,护盾无人机可给己方舰船添加能量护盾,规避部分能量伤害。

不仅仅是护甲系统,《无尽的拉格朗日》拥有一整套完整而严密的标准军事技术设定。

游戏中的战舰按照尺寸和功能,可分为战机、护航艇、护卫舰、驱逐舰、巡洋舰、战列巡洋舰、航空母舰、支援舰和战列舰等。

而不同的战舰的基础能力又分为生存、对舰、防空、攻城、支援、干扰以及战略6个不同的维度。

此外,每艘舰船都有着不同的武器、动力或装甲系统,部分舰船可以进行额外改造,也可以通过研究科技树,得到新的舰船蓝图和武器技术,并用它们加强已有舰船。

比如可以通过给装甲进行额外的淬火处理,提高装甲表面的硬度来增强其的伤害抗性;也可以通过加强整个舰船的龙骨结构来提升整艘舰船的耐久度从而让舰船在被击中后更加坚挺。

在《无尽的拉格朗日》中,如此严谨细致的设定比比皆是。

宏大史诗级的故事背景能让玩家感受到太空探索的壮丽与工业写实科技的震撼,深度考究的军事细节也能让他们重新体验到大炮巨舰战斗时的痛快与刺激。

毕竟,只有超大口径与重装战甲才是男人真正的浪漫。

《无尽的拉格朗日》已于国内正式公测,开拓一片星系,领略一个故事宇宙,星际开拓者,你准备好了吗?

主营产品:扫路机,其他清洁设备及配件,扫地机,除雪机,树木移植机,叉车属具